大白菜论坛免费彩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回复: 0

国际友人谈他们眼中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

[复制链接]

3

主题

3

帖子

13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3
发表于 2018-7-5 07: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月2日,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中心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二层多功能厅举行第六场记者会。图为新闻发布会现场。中国网记者郑亮摄影

9月2日,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新闻中心在北京梅地亚中心二层多功能厅举行第六场记者会。图为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兼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中国网记者郑亮摄影
原标题:国际友人谈他们眼中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组图]
中国网讯 9月2日11时,北京梅地亚中心二层多功能厅举行第六场记者会上,美国飞虎队员泰德·史蒂文斯遗孀凯瑟琳·史蒂文斯,美国飞虎队员艾伦·拉森,苏军著名统帅崔可夫元帅之孙尼·弗·崔可夫,抗战期间法国友人贝熙业之子让-路易·贝熙业和日本籍八路军老战士筒井重雄之子筒井健史向媒体介绍对抗战的认识等方面情况。
主持人洪磊: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出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中国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新闻中心举行的第六次记者会。70多年前的这场战争是人类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的一次大活动。在这场战争中,全人类共患难,相互帮助共同抗击法西斯。在中国人民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一些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有关的国际友人前来参加我们的纪念活动。今天我们邀请到部分国际友人来到新闻中心和各位记者见面,让他们谈一谈他们眼中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
我首先介绍美国“飞虎队”队员、前临时参议长泰德·史蒂文斯的夫人凯瑟琳·史蒂文斯(CatherineStevens),“飞虎队”成员艾伦·拉森(AllenLarsen),第三位是苏军著名统帅崔可夫之孙子尼·弗·崔可夫(NikolaiChuikov),第四位是筒井重雄的儿子筒井健史(TsutsuiKenji)先生,抗战期间帮助中国人民抗战的法国友人贝熙业之子让-路易·贝熙业(Jean-LouisBusiere)。首先请凯瑟琳·史蒂文斯女士讲话。
凯瑟琳·史蒂文斯:
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来到这个新闻发布会。我的丈夫泰德·史蒂文斯曾经担任“飞虎队”的成员和美国参议员,他在二战时期及之后担任参议员期间一直致力于加深美中两国人民的友谊,所以我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和大家交流。
艾伦·拉森:
我今天感到非常荣幸能够参加新闻发布会。中美两国在二战期间所结下的同盟关系对我们来说不仅具有深刻的意义,而且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对于我个人的生活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我永远不会忘记当初的这段经历。我在71年前的昨天来到了中国,当时和中国人民一起参加了抗击敌人的斗争。当时我来到中国,说实话也感到有些意外,当时我们也不是很清楚我们接下来将承担怎样的使命。我今天还是非常高兴有这么好的机会能够跟大家一起交流,回答大家的问题,跟大家一起分享当初的经历。
主持人洪磊:
现在请尼·弗·崔可夫先生致词。
尼·弗·崔可夫:
各位朋友,我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出席这场新闻发布会,同时我也向中国人民提前发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70周年胜利日的祝福和祝贺。我非常高兴将有机会出席阅兵仪式,能够亲身感受中国士兵的士气。我的祖父崔可夫将军曾经是蒋介石主要的军事顾问,也和中国人民一起同免费注册送彩金白菜网敌人进行过战斗。
现在我想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曾就读于伏龙芝军事学院,现在是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同时也是“胜利统帅基金会”成员、崔科夫基金会的主席。我还致力于退役老兵领域的工作。同时,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就是要将我们中苏两国人民兄弟般的友谊不断巩固,并且发扬光大。现在我们计划建立一所战斗荣誉纪念馆来纪念和缅怀在战斗中做出贡献的将士们。
主持人洪磊:
下面请筒井健史先生致词。
筒井健史:
我想简单介绍一下我父亲的生平和我的经历。我父亲旧姓叫木暮,名叫重雄,后面来到中国以后改名为筒井重雄。我1951年出生于中国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一直到8岁都在中国生活。我的父亲在1940年被派到中国。1958年1月我的妹妹也在中国出生。1958年5月我们又回到日本。父亲31岁时有了我。父亲老家在日本的群马县,他是家中的长子。后面由于战争原因,父亲回到了他母亲的娘家长野县生活。在长野县,我们靠种梨、桃等水果维持生计。母亲作为保健医生在医院工作。父亲在1986年受中方邀请参加东北老航校创建40周年的活动。之前我们从来不知道父亲在中国的经历,自那以后,父亲决定把他在中国的事情写成一本回忆录,叫《开辟新的道路》
1986年,我也随父亲再次回到中国的土地上,慢慢地了解了父亲在中国所经历过的难以忘怀的岁月。2001年、2005年和2010年,父亲受中方的邀请多次访华。1994年,中方也邀请我的母亲和母亲的姐姐等亲戚来华,每次访华期间都受到中方热情接待。父亲对此非常感激,也非常珍惜在中国生活期间和中国人民结下的深厚友谊。之后父亲开始毫无顾忌地在公开场合谈及他在中国的经历,我也慢慢地了解了父亲的故事。父亲一直强调他有三个故乡,一个是出生地日本的群马县,还有一个是他有过难忘经历的中国,在中国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观、世界观,还有一个是之后生活的长野县。这三大故乡对父亲而言都是极其重要的。
自1986年访问中国以后,父亲就经常在我回家的时候谈起他同中国友人之间多年培养的友情,父亲也非常感谢中方对他所做工作的肯定。自1986年父亲和中国的这份特殊的缘分被媒体知道以后,有越来越多的媒体前来采访,报道父亲的故事。我当时也经常跟随父亲出席这些场合,在对父亲的采访中读到了他对中日友好和对世界和平热切期盼的心情。父亲在中国所做的工作和他的功绩,中国人民一直都没有忘记,一直对此予以肯定。父亲对此也深表感谢。我想说的话有千言万语,在此难以言尽。父亲已经逝去,我想带着父亲的记忆,继续遵循父亲的遗愿,致力于中日友好和实现世界和平。我想为之尽我的微薄之力。
让·路易·贝熙业:
首先,我非常荣幸也非常自豪能够参加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感谢中国政府对我的邀请,来到这里谈一谈我父亲在中国抗战期间所经历的一些事情。
我的父亲是一名法国军医,在他职业生涯最开始的时候前往亚洲,包括印度、越南等地参与抗击疫情,同时也受巴斯德研究所的派遣前往波斯参加相关的医学工作。在1913年的时候,我的父亲到达了中国,并且一直呆到1954年。父亲在中国首先是作为法国公使团的医生工作,此后也相继为袁世凯等三位中华民国的总统做顾问。此后父亲也担任了法国医院的院长,并且共同参与建立了中法大学以及在上海的曙光医院。父亲非常热爱中国,在1937年的时候,他也是第一批目睹了日军入侵中国的外国人,也是非常积极地参与救治第一批病人的工作。去年习近平主席也说过,我的父亲骑着自行车载着中国的药品,把这些药品运往离北京40公里的他的诊所。
就像我刚才所说的那样,父亲多次骑着自行车运输了一些珍贵药品、医疗设备等等,这些药品和设备一直运往八路军所在地。他也帮助一些中国的情报人员转移,也帮助转移了一些无线电的零件等等。直到去年习主席讲话之后,我父亲所经历的这些事才再一次跃入人们的眼帘。我父亲当时在北京的诊所以及他的居所也于最近在北京市政府的主导下得到了翻修,他所居住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为中法双边关系的一座博物馆。父亲于1954年回到法国,与他同时前往法国的也有他的第二任夫人,也就是我的母亲吴似丹。她毕业于辅仁大学,是一名画家。我于1955年生于法国,在多年之后才发现先父当年所做出的光荣事迹。父亲于1958年逝世。
主持人洪磊:
感谢各位嘉宾,现在请记者向各位嘉宾提问。
中国网记者:
请问筒井健史先生,我有两个问题,第一,明天中国将举行盛大的阅兵式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据中方介绍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将来华参加纪念活动,而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此次没能访华,请问您怎么看待日本政府这次安排?第二,您的父亲曾经是这场战争的历史见证人,作为后人,您如何看待这段历史,您对现在日本年轻人有怎样的寄予?
筒井健史:
首先我将非常荣幸出席明天的阅兵仪式。刚才您提到日本的现任首相安倍晋三不出席明天的阅兵仪式,我想这是作为日本政府上层的决定,可能考虑到国内的政治等多方面的因素做出的判断,我作为一介平民不方便对此做出评价。我个人认为,我们可以通过促进中日民间交流来推动中日友好。
中国日报社记者:
请问凯瑟琳·史蒂文斯女士,当年您丈夫作为“飞虎队”的队员参加了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作出了贡献。中国民众对于当年“飞虎队”在中国的贡献一直铭记在心。想问您的是,现在美国民众对当时二战中中美两国合作的这段历史是否还记得,他们是如何看待这段历史的?
凯瑟琳·史蒂文斯:
首先,我非常高兴这次有机会能够回到中国,我第一次来华是1980年我和丈夫度蜜月,那次也是我丈夫在1949年离开中国之后第一次回到中国,当时我们和邓小平见了面。这次我能再次回来和大家见面,感觉非常高兴。你刚才问的问题是美国人还记不记得这段历史,我觉得你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同时,我也在想,对当初这段历史,中国人民是怎样理解、怎样铭记的。过去,有一次我的丈夫接受采访时也被问到这个问题,他是怎么看待过去那段历史的。他是这么回答的,他说,我是一个生在加州的人,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就是想有一天成为飞行员,我这个梦想在二战期间终于实现了。当时我成为一名“飞虎队”的队员,驾驶着C-47运输机飞跃驼峰航线。人们把我们那个时代叫做“最伟大的时代”。我们当时响应国家的号召来到中国参加战斗。我们在中国参加的战斗,现在看来是被人们遗忘的一场战争,我们当初的同事也不多了,能够回忆起当初那段黑暗历史的人也所剩不多了。但是如果我们回过头看一下,当时我们表现出来的英雄主义气概,我觉得我们那一代的确不愧被称为“最伟大的一代人”。
所以我丈夫后来在担任美国参议员期间为推动中美两国关系发展做了很多工作。他这么做也是希望美国人不要忘记当初和中国的这段关系、这段历史,也是出于这种原因,他和来自夏威夷的参议员井上健一起在我们在新奥尔良市建立的二战博物馆当中增设了一个专门讲述中印缅战区的展区,希望通过这样的展览搭建一座桥梁,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也能够永远牢记当时战争的惨烈。
新闻周刊记者:
请问拉森先生,您过去是一位“飞虎队”的成员,您刚才开场白当中讲到二战时期中美两国的同盟关系非常重要。二战期间中国是美国的盟友,日本是盟国的敌人。现在您又回到北京,您也肯定注意到现在的情况有了改变,日本成了美国的盟友,中国对美国来说既不是敌人,也称不上盟友,且两国之间在某些领域的确存在竞争甚至是紧张的关系。作为一名二战的老兵,您是怎么看待这种历史变化的,您觉得在哪些方面我们可以着手进一步改善中美两国的关系?
艾伦·拉森:
非常感谢你的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比较大,如果要回答的话,我可能想多说一点,利用一个小故事来跟你解释。这个故事是这样的,一开始我们的飞行小队驻扎在昆明,在二战的最后阶段,我们转移到当时中国陪都重庆附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白菜论坛免费彩金

GMT+8, 2018-12-12 14:11 , Processed in 0.64464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